新普京总站-新普京总站手机版

区域合作理论创新高地高端论坛第十八讲: 新加坡国立大学黄炜——Too busy to Be Cured

发文时间:2020-09-29

2020年已过三分之二,走过不平凡的春夏,阔别9个月之后,“区域合作理论创新高地”高端论坛在金秋之际重启开讲。为保证学术交流与疫情防控两不误,新普京总站充分利用“云平台”与互联网优势,将本期论坛搬至线上举行。

本次论坛邀请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特聘助理教授、Economics of Transition 的主编之一黄炜博士进行了题为“Too Busy to Be Cured?”的交流报告,经济学院党委书记梁双陆研究员担任主持,新普京总站众师生与来自北京大学、吉林大学、暨南大学等各地高校师生共享“云端”资源,向黄炜老师询问请教,展开交流。



黄炜博士从微观行为出发,细致对比了中美两国不同的退休制度下,以住院为代表的医疗产品消费和时间成本的关系。黄博士通过医疗领域的道德风险问题引出报告,由于信息不对称,低于市场的医疗产品价格会使得人们过度使用医疗资源,在探讨医疗产品的成本时,除了金钱成本,还要考虑到时间成本。黄炜博士以住院时间分布直方图细致的描绘了住院所产生的时间成本,揭示医疗产品消费中的时间成本问题,从住院分布图中可以清楚得知,平均住院时间为10天左右,其中7天占比最高。




在介绍中国退休制度和美国退休制度后,黄炜博士利用断点回归的方法,揭示了不同退休制度下住院行为的变化情况。在中国,能够享受退休制度的人群中,达到规定的退休年龄时间点上,劳动供给会发生明显的下降,住院率增长速度会发生明显的增加,医疗健康方面的支出也相应发生增加,医疗支出在家庭支出的比例上升;而城镇和农村中未能享受到退休制度的人群却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而美国由于弹性退休制度的存在,在第一个退休年龄点,即62岁时,劳动供给和每周家务时间均有所下降,而在第二个退休年龄点65岁的降幅不明显。两国退休制度下退休年龄和劳动供给的回归也证实了该结论。



为了探明住院变化的原因及进一步证明结果的稳健性,黄炜博士通过分析年龄分布与保险覆盖人数的变化,指出不存在临近退休而篡改年龄的现象;主观评价的健康分数和客观评价的健康分数没有发生跳跃性的变化,以及门诊没有发生较大变化,说明退休前后健康状况是稳定的;在退休之后更频繁的参加体育锻炼,进一步说明了有时间参与活动。



报告最后一部分黄炜博士给出了住院变化受到时间成本影响的直接证据,在比较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收入群体之间劳动供给变化和住院天数变化,以及耽误工作天数的分布后,黄炜博士指出,接受较高教育程度和高收入群体在退休后住院天数增加,耽误的时间成本主要体现在工作上,住院天数主要受到了较高时间成本的影响。

黄炜博士整个研究通过严密的逻辑推导,逐步揭示出影响医疗产品消费的主要因素,全面反映了住院行为的成本,包括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并强调这两种成本是互补品。黄炜博士的分析结论为衡量道德风险提供了更加完备的概念,忽略了时间成本的价格弹性会低估道德风险,价格弹性在不同人群中表达不同,时间成本高的人弹性更大。在老龄化人口背景下,研究结果为构建新的政策,理解政策有效性提供了重要启示。

报告结束后,黄炜博士与谭立力、李波、陈英等学院年轻教师就人的个体行为异质性、研究人群确定、报销制度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撰稿人:李正 兰黎娜


Baidu
sogou